心中所爱绘于掌心之间,他们用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梦幻世界

走进上海市群众艺术馆,这里已经成为模型的海洋。两层楼展出的百余件作品,从28mm到200mm,从光影效果、神情到人物服饰褶皱纤毫毕现,放在手掌心,拿一支放大镜,你还能看到更多细节,每一处都彰显着精工匠意。

正在举行的第十五届上海新年模型交流赛模型展将向公众开放至1月24日。今年主办方将在1月1日和2日,通过哔哩哔哩平台现场直播裁判点评、集市、展览等活动盛况,让大家体验身临其境的感觉,并通过弹幕等方式进行交流。

图说:展出作品(下同)

今年展览的两个主题均是模型圈中较年轻的门类,一楼展区以袖珍人物为主题,二楼展区则以超轻粘土制作的原创作品为主题,后者作品都来自女性模型爱好者,这在以男性玩家为主的模型圈内,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精致梦幻的作品向公众证明了玩模型并不是男生的专利。

创作游离真实想象之间


与传统拼装模型相比,袖珍人物模型能给作者巨大的想象和创作空间,而这些创作者们被称为涂装师。“人像就是我们的一张立体‘画纸’”,新年赛人物组裁判石乾苇介绍,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,迷你人物模型中充满了传统绘画的技法,无论高光还是阴影,纹理还是金属质感,均是模型作者通过手绘进行表达,一个个人物仿佛一幅幅立体油画。不管把它放到哪里,不管它被缩放成多小、多大,这些袖珍人像都闪闪发光,这才是它最有趣的地方。

石乾苇是当前国内奇幻类题材的代表性人物,他精于用色彩来表现光影,用细节刻画形象,对涂装技法和光影氛围的呈现拥有独到的理解和创新。2012年,石乾苇在海外攻读硕士,在一家战锤店接触到欧洲的涂装圈。小时候就喜欢画画的他仿佛找到了最好的玩具,走进了人物模型的世界。

为了模型,石乾苇废寝忘食,常常从中午11点一直画到凌晨。参展作品《天使》,是他用普通颜料足足画了两个月才画出来的,完全看不出笔痕和水痕。天使身上金属质感的盔甲,脚下的恶魔,一半是石头一半肉色,全都是画出来的。

8年间,石乾苇制作了100多个模型。为了在国外多参加一些模型赛事,他硕士毕业后找了一份工作留在英国,2017年回国后将发展重心移到国内,通过线上视频教学进行各类涂装项目的推广。石乾苇记得,一次去波兰参加比赛时获奖,叫到他的名字时沸腾的现场一片沉默,“因为我的名字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”,直到他走上奖台掌声才响起来,“我国模型制作的水平现在也很高,希望更多的中国模友能走出国门参与交流,让外国人对我们不再陌生。” 

雕琢精细无惧放大镜


写实类模型以历史人物题材为主,适合具备“考古精神”的玩家,从公元前的两河流域到近代战火纷飞的欧洲,题材可横跨千年。玛雅战士、埃及法老、角斗士、十字军骑士、南北战争中的将领、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背水一战的将士……玩家手持模型,一笔笔在这些人物面容上倾注着颜料,还原他们往昔的光彩。然而,他们又不全然是“考古”,更是将自己心中对人物的理解表达出来。

同为新年赛人物组裁判,现任在校美术老师的韩冬是写实类题材的代表人物,因为擅长画头像,被人称为“集颅者”。他的作品细节刻画十分传神,尤其擅长表现人物的精神气质。2015年在朋友家看到精致的微缩人物像,他开始闯入微缩人物的领域,沉迷其中。

凭借着自己美术类专业毕业的功底,韩冬很快便跻身国内一线人物涂装师。他笑言自己出了名的慢。有时候为了一点细节要涂几个晚上,展览现场上的1:35大小的一名美军士兵盔甲上的迷彩格,“一般是用海绵往上拍,我是用笔一颗一颗画出来的。”画出来的细节,即使放到很大也依然禁得起观众挑剔的目光。因此,韩冬鼓励观众们带上放大镜来看展。

在韩冬看来,涂装就是一门创作,既有对人物的形象考证,又有自己对人物精神、气质的理解。它给予韩冬一种不断突破自我极限的满足感,在方寸的细节、层色、对比中,不断提升。今年他除了做一些推广视频外,还想与一些原型师合作,做一些国内历史题材作品,加强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。

天马行空勾勒心中所爱


超轻粘土模型创作,是模型圈近几年新兴的种类,它更接近于传统捏面人技术,但用的是新材料。它们很少后期上色,大多使用粘土本身的颜色,因此也无法通过修补方式“遮丑”,必须依靠作者扎实的塑型功底。除此之外,它丰富的色彩、轻柔的质感和出色的兼容性,因而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,成为模型圈女玩家最多的一个门类。

“关于想说的一切,我试图用语言以外的方式去翻译、去转换出来。”参展者许云知这样描述她的创作。她希望通过立体作品创作及综合材料的使用,实现关于风、情绪、欲望、生灵等题材的表达,阐述出与超轻粘土这种材料本质相同的事物——自由。

椰子沾沾擅长二次元风格的作品,她的作品对于二次元IP形象的还原度很高,并做了很多游戏动漫相关的超轻粘土形象。玩家飞喵这次带了很多作品前来参展,即使已经在圈内混出了名气,仍然要面对着家人的不理解,“我妈到现在还嘲讽我投机倒把”。其实,她们既是塑型师,也是调色师,还是一个编织灵感的编剧……一件件超轻粘土作品里,是属于她们自己的梦幻世界。

从小众爱好渐渐广为人知,模型圈也开始受到资本的青睐,不少作品甚至走上了艺术品拍卖的聚光灯下。6年前开始“入坑”的涂装师汪振杰,如今已经在圈内拥有一定话语权。面对行业的代工乱象,以及一些只关注工具的新手,他有些嗤之以鼻,稳扎稳打,才能让这个行业发展得更加健康,哪怕大家仅仅只是把它当爱好。

“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需要美术功底,我自身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基础一路走来,相反也有专业原画师接触模型后碰了一鼻子灰,所以这并不是决定你是不是能行的关键因素,热爱才是。”汪振杰说道。(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